他的手上拿着一柄板斧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 2020-06-04 23:27
中世纪,欧洲的某处。提尔站在一栋古堡前,仰望着这被荆棘和绿藤爬满的建筑物。虽然古堡已经极为古老,甚至可以说是腐朽,但依旧不能减少它的威仪,恍若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君主,傲视着他的臣民。“年轻人,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,快走吧!”一个独目、左边的脸上有一块巨大疤痕的老人挡在了提尔的前面。他的模样虽然极为丑陋,可是语气温和,不似一个恶人。“在下只想找一位头发前有一缕银发的女子,不知阁下可曾见过?”提尔依旧不死心。“你是要找……”老人的全身颤抖起来,“没,没有,你快走!”他几乎是连推带拉地把提尔往门外扯。“老伯……”提尔觉得奇怪,可是回答他的,只是一声重重的关门声,以及灰尘掉落的污浊空气。这其中必定有古怪,难道是莎丽斯在里面?看来不太可能,但为什么那个老人的反应那么大?而且这里,这种不寻常的气息是─不管怎么样,今晚都得夜探古堡了!他望了古堡一眼,朝外面走去。“克姆,外面的是谁?”一个年轻的女声,悠扬地回荡在古堡内。“是一个问路的人。”克姆的声音有些颤抖。“是吗?”女子端起面前一杯红色的酒一饮而尽,“呵呵─”她的声音如同银铃般地回荡在古堡中。当晚,提尔在夜色的掩护下,又来到了古堡前。与白天相比,古堡显得阴森诡异了许多,若不是白天刚来过,提尔真怀疑这里是不是一座死堡。“欢迎你,远方的客人。”一声悠扬的女声从古堡中传出。接着门开了,白天的那个老人阴沉着脸站在门口,现在的他是盛装打扮,只是眼里闪烁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光芒。“你知道我会来?”提尔扬扬眉。“呵呵……”一个身着非常豪华、美艳的晚礼服的女子,从旋转楼梯上缓缓走下。她一头银发如同瀑布一般散落在后面,蓝色的眸子勾人心魄,虽然她的迷人相貌和全身散发的贵族气质,足以迷倒任何一个男人,可是,她却不是提尔魂牵梦萦的莎丽斯。“没有一个男人到了这里以后,不回来的。”她的嘴唇微微向上翘起,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。“是吗?”提尔微微皱起眉。“你难道不想与我共进晚餐吗?”那美妇娇问道。“好啊!”提尔微微一笑,“我叫提尔,你呢?”“我叫凯萨琳。”凯萨琳优雅地向提尔伸出了手,“呵呵,我在这里住了这么久,还是第一次看到像你这么俊美的男子。”“你在这里住很久了吗?”提尔反问。“小姐,晚餐已经准备好了。”克姆急忙岔开话题。从大厅到餐厅需要穿过长长的走廊,在走廊上挂着的是这个古堡历届主人的画像,提尔注意到了最后一幅是凯萨琳,他站住了脚。“这是你吗?你以前的头发是金色?”除了头发的颜色不一样外,凯萨琳一点都没有改变。“呵呵,我们先用餐吧!”凯萨琳并未答话。画像的日期是,提尔注意到了画像下的签名,哼!果然─这男子……在前方两人没注意的时候,克姆握紧了拳头。餐厅。“来!为我们的相遇干杯!”凯萨琳风情万种地举杯。提尔谈谈一笑,依言举杯。“来!”凯萨琳笑得更加迷人了。“我喝了这杯酒,你是不是会吃了我?”提尔侃侃地问道,好像在说笑一样。凯萨琳突然变色,但又随即大笑起来,“怎么可能嘛?我还怕你吃了我呢!”“不是只要再吸一个人的精气,你就可以变为完全体吗?”提尔道。“你……你说什么,我完全,不懂─”虽然想掩饰过去,可是凯萨琳的声音,还是颤抖了起来。“妖怪!你休想伤害凯萨琳小姐!”克姆突然出现在提尔的身后,他的手上拿着一柄板斧,不由分说地朝提尔身上砍去。提尔也不躲闪,板斧离他的身体还有一公分的时候,就像遇到了一股非常强大的阻力,竟反弹了回去。“我经过前面的一个村子时,听说这古堡里有古怪,来过这里的人,没有一个能活着回去,只是没想到,作怪的竟是……”“住口!我不是妖怪!我,我是凯萨琳,是这个古堡的主人!”凯萨琳变得疯狂起来,“我, 手机现金麻将棋牌游戏官网我是人, 玩家人数最多的棋牌游戏平台是人啊!”原来姣好的脸蛋也变得狰狞起来。“人?人需要吸人精气吗?”对于妖魔这样的异物, 下载量最多的棋牌游戏提尔向来都不会客气的。虽然他的声音不大, 棋牌游戏电子平台但他身上自然流露地带有王者的威严,令人无法反驳,“今天我就要替天行道!”“不要!不可以!”克姆突然大叫:“不可以,一切,一切都是我的错。”“克姆─”凯萨琳望着他,那眼神分明是对情人的。“是我,都是我的错……”克姆痛哭着讲述了四十多年前的一个故事─二十岁的克姆,与这栋古堡的主人的女儿凯萨琳公主相爱了。但是凯萨琳的父亲威廉公爵,坚决反对自己的女儿与一个花匠相爱,他想方设法地拆散他们,凯萨琳和克姆为了与深爱的人永远在一起,决定私奔!那天晚上刮着狂风,克姆到了他与凯萨琳约定的树下,可是左等右等,都不见凯萨琳来。他正担心她是不是被她父亲抓住时,一个人影向他走近,是凯萨琳!“凯萨琳,你怎么了?你还好吧?”克姆欣喜之余发现她披头散发,目光呆滞,连脚步也有些蹒跚,他心中一紧,奔了上去,一把抱住了她。“克姆,我,依照约定,来了……”凯萨琳说完,竟倒在了克姆的怀里。“凯萨琳,凯萨琳,发生了什么事?”克姆的心犹如被掏空了一般,他紧紧地抱着她,这才发现凯萨琳的身后,竟有一道深深的伤痕,血已经染红了她那雪白色的裙子。“凯萨琳,不要!你振作啊!我们,我们还要一起过幸福的日子,你不要……不要丢下我一个人!”他紧紧地抱着凯萨琳,澳门真人网投赌场泪水打湿了这名七尺男儿的衣襟。突然,威廉公爵拿着还滴着血的斧头,凶神恶煞地站在他们面前,“克姆,你勾引我女儿,我杀了你!”他身上全是血,他望着克姆的眼神带有无比地憎恨,以至于拿着斧头的手也不断地颤抖着。“公爵……你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─”克姆痛心之余,非常痛恨威廉如此狠心。“哼!凯萨琳是我的,谁都不能把她抢走!你去死吧!”威廉挥舞着斧头。“该死的是你!”克姆气得快失去了理智,他发疯似地冲过去,想夺下威廉的斧头,却被他往左一闪,同时手起斧落。“啊─”一声惨叫,克姆的左脸连着左眼都流淌着鲜血,身上的痛和心里的苦同时向他袭来,他摔倒在地。此刻的他只想着死,这样他和凯萨琳,就可以到一个没有阶级,没有憎恨,只有欢笑,只有快乐的世界。“嘿嘿,你去死吧!”威廉狞笑着,又用斧头向他挥来。“不,不要,父亲─”凯萨琳从晕迷中醒转过来,她艰难地站起来,挡在克姆面前,“不要伤害克姆─”“阻我者死!”威廉已经杀红了眼,完全不顾眼前的是他最爱的女儿凯萨琳。“住手─”见自己心爱的人有危险,克姆也不顾自己身负重伤,他顺手拾起地上一根木棍捅向了威廉,现在的他,已经什么也顾不得了!“你……”因为力道过猛,本来不至于取人性命的木棍,竟穿过了他的身体,斧头从威廉手中滑下,落在地上,同时他也应声倒下。“凯萨琳,你不会有事的─”克姆顾不得自己的伤势,踉跄着将凯萨琳抱起,往古堡奔走。“我们一定……一定会幸福的!”他感觉到怀里的凯萨琳已经气若游丝,泪水再也阻不住。“太,太好了,克姆,我,我……”凯萨琳眼里含着泪水,望着深爱的人,她想抬手拭去克姆的泪水,但手却无力地垂了下去……“不,不,不─”天空中回荡着克姆绝望的尖叫。“因为伤势太重,凯萨琳还没有回到古堡,就死去了。“我为了不让她离开我,就做了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娃娃,因为我对凯萨琳的思念太深,没想到─”克姆垂泪道。“没想到,娃娃竟活了过来,因为与深爱的人一模一样,你下不了手毁掉她,但娃娃只有不断地吸食人类的精气,才能维持凯萨琳的样子。”提尔接过话。虽然他非常同情他们的爱情,但是,毕竟是有违天理轮回的。“是,是……”克姆的声音细如蚊鸣。这些年来,他一直在内疚中活着,即使如此,只要看着这个与凯萨琳一模一样的娃娃,他的心里就觉得踏实了,只有这个,才是他活下去的意义。“她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。”虽然看到克姆那么伤心,有些余心不忍,但提尔不得不这么做。“不要啊!克姆,我不要!”凯萨琳拉着克姆,声泪俱下。“求求你,我好不容易才和凯萨琳在一起,求你不要分开我们!”克姆“咚”的一声,跪在了提尔面前。“你的凯萨琳早就已经死了!现在这娃娃体内的,只是一个靠吸人精气才能活下去的僵尸!”提尔喝道。“才不是呢!只要再一个人,真的只要再一个人,我就可以完全恢复到以前的美丽!这白发也会变成先前的金发了,我也不用再吸人精气了!”凯萨琳歇斯底里道。“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,根本没有这种可能!就算你和以前的凯萨琳一模一样,一旦没有人类精气的维持,你依旧只是个娃娃!你会逐渐枯萎、死去!”“只要我能和凯萨琳在一起,我什么也不管!”克姆吼着,他挡在了凯萨琳的面前,“如果你要杀她,就先杀了我吧!”也许在他们身上,看到了些许自己和莎丽斯的影子,提尔有些不忍下手。虽然他自己一直无法与最爱的人相遇,但他还是希望别人能够得到幸福。他在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,“好吧,或许我可以帮你们。”若是我的话,应该可以。“真,真的吗?”克姆和凯萨琳欣喜若狂。“嗯。”提尔咬破了自己的食指,将血滴在了凯萨琳的眉心。奇迹发生了!提尔的血迅速地浸入了凯萨琳的头部,渐渐地她的一头银发,变成了如黄金般璀灿的金色!她欣喜地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,现在,她觉得自己有了真正的人的躯体。“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一个真正的人了!希望你们好自为之。”提尔觉得这样的结局是最圆满的,只是不知他与莎丽斯的结局,什么时候才能圆满呢?“谢谢,谢谢!”克姆和凯萨琳两人,不知如何才能表达他们的谢意,他们双双跪在了提尔面前,可当他们抬起头时,提尔已经消失了。莎丽斯,看到他们的爱情,你会不会也为之动容呢?我相信,他们一定会幸福的,我们也会……一定会!不管时隔多少年,不论是疾病时还是健康时,即使死亡将我们分开,但我们所誓言的爱情是不朽的!

原标题:传奇让70和80后如此难以忘情,传奇究竟是哪里好玩呢?

,,手机炸金花棋牌游戏官网

Powered by 澳门真人网投赌场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